你所投效的公司必須是個好公司,領導者是個好的領導者,不要隨便窩在一個不成材的
地方、得過且過。這是李斯從老鼠身上得到的啟示。


借用中國歷史來談職場現象,最適當的時代莫過於春秋戰國。大大小小諸侯,就像許多
公司,互相競爭,人求事,事求人,人才流動活絡,公司怎樣找到對的人,人怎樣找到
對的公司,都是學問。

儘管到處需要人才,人才轉換跑道、跳槽,也如家常便飯,看起來工作很好找,其實不
然。工作機會雖然多,但一如行銷大師所言,上了鐵達尼號,泳技再好,也是滅頂。這
一點,李斯體會最深。

李斯是楚國人,年輕的時候,他在郡裡當個小官。有一次,李斯看到廁所裡的老鼠在吃
髒東西,每當有人或狗走近,就嚇得抱頭鼠竄,驚慌逃跑。後來李斯走進糧倉,看到倉
庫中的老鼠在偷吃屯積的粟米,毫不擔心人犬驚擾,吃得好,睡得飽。

同樣是老鼠愛大米,難道廁所裡的老鼠比較愚笨、比較膽小,倉庫裡的老鼠比較勇敢、
比較機靈嗎?都不是。李斯領悟到職場的真理,他感慨地說,「一個人有沒有出息,就
如同老鼠一樣,決定於自己所處的環境。」

環境不同,生活品質就不同,尊嚴卑屈的程度也不同。李斯就此領悟,人一定要待對地
方。

想做大事,就師法倉鼠

李斯後來跟荀子學習帝王術。學成之後要謀職,他又想起老鼠的啟示。但哪裡是倉庫?
哪裡是廁所?

經過分析研判,李斯發現他所處的楚國,領導者不成材,不足以做大事,放眼其他五
國,韓、趙、魏、齊、燕,都積弱不振,難成大業,唯有秦國值得投效。也就是說,秦
國是倉庫,其他如廁所。

李斯立志非待在秦國不可,他後來碰到職場危機,有人警告秦王,從國外來秦國當官的
人,多數是為他的母國設想,胳臂往外彎,應該驅逐出境。

這個建議如果成真,李斯就失業了。李斯於是上書給秦王:「太(泰)山不讓土壤,故
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就是出自這篇書信。秦王大受感動,取消逐
客的決定,又讓李斯復職。李斯後來一路高升,做到宰相,如願地進入最大、最好的企
業擔任CEO。

縱橫職場要有本領

但人生不可能處處順利。事與願違,進不了理想的大企業時怎麼辦?總不能長期待業家
中,等老闆三顧茅廬,還是得自己找個有位子、有揮灑空間的公司。

蘇秦就是這樣,他是東周洛陽人,曾拜鬼谷子為師,學成後就近求職於周天子,周王不
理他,他只好轉往秦國發展。當時秦國已是第一大霸主,但秦王不久前才殺了商鞅,對
這類口才便給的辯士沒什麼好印象,蘇秦碰了一鼻子灰,只好轉往其他六國尋找機會。
一番曲折後,他以趙國為起步,最後佩戴六國相印,完成圍堵秦國的合縱策略。

同樣以秦國為第一志願,但蘇秦進不去,便不再痴等,轉而積極遊走其他各國,不過並
不是選定一家,使它躍為強權,而是遊說各國結盟,他風光地擔任聯盟的秘書長。秦國
不敢有所動靜,長達15年。

蘇秦的志業,從輔助秦國轉變為對抗秦國,傳統知識分子討厭他這樣翻雲覆雨。但目標
相反的兩種方案,蘇秦都瞭然於胸,而能付諸實施,不也是了不起的本事?不論如何,
要縱橫職場,最基本的還是要有本事,要具備某方面的本領。

別窩在不成材的地方

蘇秦的強項是善於掌握人性,懂得利害關係,且長於言辭。這個本錢,蘇秦的同學張儀
也不遑多讓。

張儀學成之後同樣遊說諸侯,曾經在楚國被誣賴偷竊宰相的璧玉,而遭捕痛打了幾百
下。張儀獲釋回到家,妻子悲憤地說,「你要是不讀書,不遊說諸侯,怎麼會受到這樣
的侮辱?」張儀回答,「你看看我的舌頭還在不在?」他妻子說,「還在。」張儀說,
「這樣就夠了。」

為什麼就夠了?因為口才是縱橫家的最大武器。有三寸不爛之舌,就有希望。張儀果然
憑一張嘴,當上秦國宰相。

蘇秦、張儀和李斯都不是含著銀匙出生的公子哥,踏入職場飽受挫折,卻能立定志向,
在堅持和權變之間取得平衡。

每年暑夏都有一批大學新鮮人畢業進入社會尋找第一份工作,每每困惑於大企業好還是
小公司好?兩者各有優劣利弊,專家學者頗多解讀,在此不贅述,但不變的原則是,所
投效的公司必須是個好組織,領導者是個好的領導者,別隨便踏出第一步,窩在一個不
成材的地方,得過且過。這是李斯從老鼠得到的啟示。

 

創作者介紹

生命沒有渡過 不能等待

坦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